缅甸银河国际

“三保险”防“小病卖牛大病卖楼”

日期:2020-01-04 09:58 浏览:185

  新华社石家庄电(记者孙杰、杜一方、任丽颖)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不少贫困家庭走出贫穷“泥潭”的“拦路虎”,也是脱贫攻坚中难啃的“硬骨头”。不断改善疾病预防措施、基层医疗条件和完善医疗保险制度势在必行,推进全民健康事关民生福祉。

  河北省平泉市位于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曾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贫困人口8.3万人,贫困发生率28.1%,最高峰时,因病致贫、返贫比例达47%。通过国家脱贫退出评估组考核验收后,为巩固精准脱贫成效,2019年3月平泉以免费健康体检为切入点开展了全民健康工程。

  52岁的南五十家子镇杨杖子村村民董尚武原是一名木匠,凭着好手艺月入5000元。2018年,董尚武颈椎病加重,压迫下肢神经致残。跛脚的老董找了看门打更的活,收入锐减大半。

  带病务工是这位中年父亲的无奈,更折射出疾病对普通农村家庭的摧残。据统计,平泉71%的45岁-64岁农村居民从未参加过体检,大部分农村家庭缺乏保健知识和常备药品,就医观念落后,生活卫生条件差。

  平泉市市长曹佐金说,2019年政府出资为市域内45岁至64岁城乡居民提供免费体检,以集中体检与进村入户相结合的方式,体检一人、建档一份,一对一反馈体检结果、提出健康建议。

  据介绍,为掌握农村居民患病情况,平泉组成92个调查团队,对14.4万名农村常住居民进行入户问卷调查,积累了一手数据。截至目前,平泉已有10万城乡居民享受到免费体检,检出病例4.5万人次,提出住院、转诊、复查等医学建议7.6万人次。

  2019年3月,58岁的胡杖子村贫困户袁秀艳去小寺沟镇卫生院参加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检查出疑似病变组织。她听从医生建议前往县医院,经诊疗最终摘除左侧病变肾脏,避免了病情进一步恶化。

  据统计,平泉每千人仅有2.5名医生,学科带头人和拔尖人才占比不到3%。农村的问题更加严峻,32%的乡村医生年龄在60岁以上;518名乡村医生中仅4人有本科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质的不到30%;393个村卫生所中,半数以上存在医疗设施陈旧等问题。

  榆树林子镇半截沟村是平泉市最偏远的山村之一,原村卫生所只有听诊器、血压计等简易仪器。村民一旦生了病,往往要辗转80里山路进城就医。像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

  “原来村诊所就设在自己家,交通闭塞,办公条件简陋。尤其是光线不好,一到阴雨天,如果不开灯,取药根本就看不到药瓶。”南沟门村子承父业的李小龙,19岁医专毕业开始从医。

  “现在宽敞明亮的新卫生所有84平方米,由诊室、观察室、治疗室、药房和公共卫生室组成,还添了很多崭新的设备,包括健康体检一体机、高压消毒锅等。”63岁的老村医李子明说。

  目前平泉利用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资金建设的37个标准化村卫生所已全部投入使用,显著改善了基层医疗卫生条件。

  2014年,卧龙镇沙坨子村贫困户白树川家因妻子罹患宫颈癌致贫,2年内家中的5亩树、2头牛、30多只羊被变卖后,仍欠债5万元。疾病的“穷根”不拔,老百姓过好日子的心愿就难以达成。

  “小病一头牛,大病一栋楼。”曹佐金说,2018年平泉贫困人口大病就医费用平均每人次高达9496元。

  平泉在全额代缴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费用的基础上,为4.2万名贫困人口和贫困边缘人口购买商业补充医疗保险,个人自付医疗费用超过500元的部分,按照60%的比例获得报销。

  北五十家子镇槐鹿沟村村民薛玉轩身患肺部恶性肿瘤,治疗费用达10万余元,超过八成通过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报销。在此基础上,商业补充医疗保险再报销了9000余元。“6000元钱治好了肿瘤,个人支出占总费用的6%,以前哪敢想?”薛玉轩说。

  据介绍,平泉还将贫困边缘户纳入先诊疗后付费覆盖范围,各级医疗机构提供“一站式”服务。2019年以来,累计有1万多人次享受了先诊疗后付费政策,为贫困人口就医解了燃眉之急。